眾所周知,歐洲理事會主席、歐盟委員會主席和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在其職權分工上類似於“總統”“總理”與“外長”,是歐盟體系中最具影響力的三個關鍵崗位,其中以歐盟委員會主席的實權最大。
  而剛剛閉幕的歐盟特別峰會上宣佈,波蘭總理唐納德·圖斯克為新一屆歐洲理事會主席、意大利外交部長費代麗卡·莫蓋里尼為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再加上此前已確定盧森堡前首相容克為新一屆歐盟委員會主席,歐盟新三巨頭終於塵埃落定。
  分析稱,與現任的“三巨頭”相比,新一屆“三巨頭”體現了歐盟內部東西地區平衡、左右翼平衡,布魯塞爾在歐盟內的話語權可能出現上升勢頭。
  據英國《每日郵報》和BBC分析稱,這場選舉很殘酷地告訴了世界,歐盟的權力是在哪裡。
  “總統”為什麼是容克?受到德國和歐洲議會的支持
  早在今年6月中旬歐盟峰會上,各方提名容克為歐盟委員會主席即上演了一齣臺上臺下的宮鬥戲。歐元區各國力挺容克。因為歐盟委員會主席是歐盟的強大的執行機構,它負責起草立法,監督國家預算和監管歐盟單一市場,其掌門人權高位重。
  而英國卻反對。“他們將要採取一個錯誤的行動”,英國首相卡梅倫在投票前一天曾說,我將會堅持我們的原則和我的選票。
  卡梅倫一直認為歐盟體系太大,太霸道,干涉的事太多了。在他看來,容克將會是一個霸道、不會給予成員國更多權力集團的代言人。而他認為,歐盟必須改革,否則就要面對不斷下滑的趨勢。
  但是他的反容克陣營卻在往相反的方向前進。在這場戰鬥中的關鍵人物是德國總理默克爾。英國一直希望能夠得到德國的支持,一起阻止容克當選。
  59歲的容克屬於中間偏右的陣營。默克爾一開始說,歐盟可以用他,也可以用其他人。但是這句話被她保守陣營的國內同胞們抨擊。最後,在國內的壓力下,默克爾開始堅定地支持容克。以法國總統奧朗德為首的歐洲的左中翼陣營的領導們,以獲得歐盟中的其他職位為交換,也跟上了默克爾的步伐。
  這場選舉留給英國政治家的信息就是,歐盟成員國寧可把英國推出歐盟也不願意給默克爾惹麻煩。英國智庫專家西蒙·迪爾福德說,這很殘酷地告訴了世界,歐盟的權力和力量是在哪裡的。為了給卡梅倫遞上橄欖枝,歐盟將會在歐盟委員會給予倫敦一個較重要的管理領域,比如貿易領域。
  另外,容克之所以成為候選人中的領跑者,是因為歐洲議會掌握著權力。他們堅持要求各國政府任命斯特拉斯堡最大政黨的候選人。容克是中右立場的歐洲人民黨的所謂“第一候選人”。
  “總理”為什麼是圖斯克?東西平衡,可以安慰失落的英國
  圖斯克將是首位來自東歐的領導人擔任歐洲理事會主席,亦是首位東歐人擔任歐盟三大機構的首腦。這說明,東歐作為一個整體在歐盟內部的話語權有一定提升。圖斯克的當選得到英國德國的支持。
  另外,卡梅倫重新改革英國和布魯塞爾的關係的希望,因為圖斯克的出任而受到了鼓舞。這令英國在這次新一屆歐盟三巨頭選舉中顯得不那麼失落。
  圖斯克說,我無法想象一個沒有英國的歐盟將是一副怎麼樣的黑暗場景。他甚至說,歐洲的勞務自由流動的政策如果是留住英國的一個障礙,可以對這些政策進行一些探討和改變。“我們可以一起努力消除那些濫用福利的歐盟移民”。他說。
  唐寧街的發言人說:“歐盟理事會主席成為我們的合作伙伴,這很重要。”
  圖斯克與德國總理默克爾也有很不錯的關係。默克爾力挺圖斯克,稱贊他是“合格、忠誠和熱情的歐洲人”。或者,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圖斯克成為了歐洲理事會主席的首要人選。
  圖斯克近日在紀念二戰爆發75周年時發表講話。他說,75年前的那場戰役,告訴了我們,今天為什麼必須要停止烏克蘭境內的戰爭。“我們知道,1939年9月的一切決不能重演。”他說,維護這個大陸的安全需要勇氣、想象力和果斷的行動。而歐洲的安全將是北約峰會首要考慮的話題。
  這位對俄羅斯一直比較強硬的、來自東歐波蘭總理,將會帶領歐盟走向何處呢?
  “外長”為什麼是莫蓋里尼?保持歐盟政治陣營的左右平衡
  為了支持容克出任歐盟主席,以法國總統奧朗德為首的歐洲的左中翼陣營的領導們曾經獲得的承諾就是,歐盟其他重要的領導位置將會留給他們。
  而且,容克與圖斯克均來自中右集團,歐盟內的左翼未必完全滿意,因此新“外長”人選需平衡不同政治派別。就這樣中左翼出身的意大利戰後最年輕的外長莫蓋里尼自然成為一個合適人選。況且,作為女性,“70後”莫蓋里尼,無論從年齡還是性別上,都可以增加歐盟領導層的多樣性。
  莫蓋里尼能說流利的英語、法語,是她重要的競爭砝碼。但她的候選人資格最初面臨歐盟內東歐成員的強烈抵制,據說英國官員也表達過反對,在烏克蘭危機中對俄態度不夠強硬。
  在7月的歐盟首腦會議中,她的提名被邊緣化。但隨著意大利近段時間支持對俄追加製裁,莫蓋里尼峰迴路轉,重新成為領跑人選。在布魯塞爾的會議召開前幾小時,歐盟中左派領導人在巴黎的會議上正式表態,支持莫蓋里尼出任“歐盟外長”。
  英國《每日郵報》報道稱,一般來說,歐盟外交官一般已沒有多少工作餘地。各個成員國都把外交看作自己國家內部的事情。而這位新上任的外長若要做的比前任更好,需要擁有更多的反對成員國的勇氣。
  (原標題:歐盟“三巨頭”選舉背後的博弈)
創作者介紹

傢俱公司

on55only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